單純的小確幸

  我阿枝,生長在雲林口湖的海港之鄉,因家中重男輕女而沒讀書,便與鄰居姐妹淘相約至海邊剖牡蠣賣給有錢人、抓虱目魚苗賣給魚塭貼補家用。在23歲那年,與在口湖當海巡的先生相識,先生本身是外省人且擔任警察,下班之餘,也時常到家中幫忙農務,感動了家人,便與先生訂下終身。
  婚後,隨著先生工作調任,便在嘉義的梅山鄉定居,為就近照顧孩子,除在鄰家附近進行檳榔加工,同時也在警察眷村餐廳煮飯,炒米粉、水餃都是拿手菜。其中包水餃一定選用黃韭菜搭配絞肉,質地比較細緻、口感較清香,在餐廳常煮300-400顆手工水餃,一上桌馬上被吃光,覺得很有成就感,日子雖不富裕,但一家五口能聚在一起,過得簡單卻也幸福。

外婆、媽媽接連出事,孫女一肩扛起照顧責任
  我是阿紅今年20歲,102年外公因病過世後,外婆自己獨自在嘉義的老家,每天都會打電話給媽媽,而且次數越來越頻繁,每次都會重複問同樣的問題,媽媽很擔心。我的二位舅舅都在外地工作,都沒有成家,外婆能仰賴的人只有我們一家。原本媽媽在對面的會計師事務所上班,跟爸爸溝通後,接外婆來台中同住,在工作空檔抽空回家看外婆。上天沒有特別眷顧我媽媽,去年媽媽因外出購物,車禍身亡。
  爸爸面對外婆的行為,原本就不知道怎麼跟她相處,媽媽走後更不知所措,為了親人我轉學回了台中的學校,努力扛起照顧外婆的責任。84歲的外婆不知道為什麼家裡總是空空蕩蕩,多次自行搭火車回嘉義老家卻不知回家的路、不斷走到已歇業的早餐店一直囔著要買早餐、不看紅綠燈,直接穿越馬路,走到媽媽之前的辦公室吵著要找女兒…等行為一直不斷反覆發生,讓我精疲力倦,我的生活除了學校就是家裡,除了緊張只剩壓力?!笅寢屛覒撛觞N辦?我好想您!」。
失智不失志,『憶』同結伴的力量
  失智症的發生,有如敲下長者的記憶空白鍵,在留不住記憶的旅程中,依舊能留住了最珍貴的愛!面對失智症,更可以是人生轉折點,再一次譜出新人生的愛樂曲~
  孫女_阿紅說:「外婆如果沒有發病,每天都呆呆坐在門口數著來往的車輛,或是癱坐在電視前看電視,哪裡都不去!發病了就四處亂跑。擔心外婆是否能安全在家,常常得利用課堂休息時間,不斷回家探視,真的很累!」

  「外婆經常獨自在家,我跟爸爸擔心外婆安全與自我封閉情形日益嚴重,求助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專員及永信社會福利基金會的個管員,接受建議與安排,讓外婆先在失智照護據點參與活動,熟悉周圍的人事物;同時也幫外婆申請日照
服務,外婆白天接受服務,我可以安心在學校學習,傍晚下課再來帶外婆回家?!?br />   「外婆接受永信社會福利基金會的服務3個月後,生活最大轉變是我也開始找到與外婆之間的共處模式,重新檢視互動關係,拉近彼此距離。以前外婆對話內容只有不斷重複「痛,不舒服,要看醫生」、「找兒子」、「要回嘉義」,現在外婆的話題多了失智據點及日照點滴,連爸爸都說外婆不太一樣。每天有同伴一起吃飯、聊天,個性也變得開朗些。記得有次接外婆回家,她很得意從包包拿出一條編織手環,她說:「阿紅~你看這串手環有水某?!這是我自己做的,我每天一定要帶著這手環去日照,少年時都會戴黃金手環,因為怕被搶劫不敢戴,現在又能戴手環,金歡喜~」。
  「感謝長照資源的支持,外婆不再自怨自艾,生活有重心後,每天都有新話題跟我們互動。而我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時間,讓我能安心返回校園完成學業,我們一家人除了生活可以延續,少了緊繃多了很多愉悅,望著外婆臉上的笑容,我亦常不自覺的彎起嘴角」。
  「希望藉由我們家的故事,讓社會大眾更加了解失智症,期待匯集社會大眾的愛心贊助來支持社區失智長者迎向健康新生活,透過永信心佳社區式長照機構深入海線社區,幫助更多失智長者們能走出家門,提升社交能力外,進而提供
失智者家庭支持的力量?!?/p>

回文章列表